429 师父,你有决定了吗(二更)/卿本为后:巨星甜妻万万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四百二十九章

沈若完全体会不到自己师父的心情,她在开始弹奏之前还冲苏云卿笑了一下,笑容里满是自信骄傲。

其实也难怪沈若会这么有信心。

她六岁开始学琴,十岁就拿了青少年古琴大赛少儿组的冠军,后来又拜入康进门下,沈天分刻苦,她在康进的徒弟里面也是拔尖的,虽然是最小的那个徒弟,但是康进早就有心想传她衣钵。

反观苏云卿,不要说是古琴圈,不是在古典乐器这个圈子也从来没有听过她的名字。

在华国,学习古典乐器的人原本就比学习西洋乐器的人要少得多,圈子本来就小,然后每年举行的大赛就这么几个,真正称得上顶尖师的人在华国也是两个手就数的过来。所以如果苏云卿曾经获得过什么比赛的奖项,又或者是师从名师,康进和沈若不可能不知道她的名字。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是她在家自己练的,但是即便是家中有会古琴的亲人,水平应该也远远比不上康进才对——若是水平差不多,又怎么会不知道他家里还有个学琴的小辈?

而且学乐器是一件十分辛苦,需要付出很长时间的坚持和无数努力的事情。正是由于学得实在太过辛苦,所以没有人会愿意自己在学有所成的时候还要遮遮掩掩。

若是在长时间的付出之后,得不到适当的奖励和回报,都很难把事情坚持下去,哪怕那个人再淡泊名利都一样。

再退一万步说,你学了这么长时间的乐器,难道不想和别人比比看谁的水平更高吗?

因此,沈若断定在古琴圈没有姓名的苏云卿水平必然十分业余,她之所以跟苏云卿说她要先弹也是想让对方知难而退,免得到时候水平相差太多,把场面搞得尴尬难堪。

像沈若这样一个天之骄女,她在苏云卿面前的傲气和自信完全是有底气的,她甚至都没有考虑过自己会输这个可能。

《高山流水》全曲共有九个小段,可分为起、承、转、合四大部分,在沈若的弹奏进行到最后的第四部分时,原本正低头喝茶的苏云卿突然抬眸看了沈若一眼,数秒后才又垂下眸轻啜了口茶。

她这些动作很细微,表情也一直很自然,就连坐在她身边的顾言之都没注意到到有什么不妥,但是实在观察苏云卿的康进却眯了眯眼。

沈若的演奏很快就结束了,她手腕微提,带着指套的纤长手指离开了仍在微微颤动的古琴琴弦,略带得意的冲苏云卿说道:“献丑了。”

一曲毕,苏云卿和顾言之都很捧场的鼓了鼓掌。

而相较于顾言之毫无灵魂的礼貌性拍手,苏云卿的评价就走心多了,她微微一笑道:“沈小姐技艺精湛,整首曲子演奏如行云流水,琴声清耳悦心,果然是康先生的高徒,名不虚传。”

沈若对于苏云卿的夸奖显得很受用,她偷偷又瞄了顾言之一眼,见她的注意力上就大部分放在苏云卿身上,心里不禁有些不太得劲,但她又觉得自己有些莫名其妙,于是撇过头不再看他,转身挨着鲁思扬坐了下来。

她挽着鲁思扬的手,对另一边的康进撒娇道:“师父,我今天弹的怎么样?”

康进并没有急着对沈若的演奏进行点评,而是对苏云卿说:“云卿,你怎么看?”他顿了一下,又着重强调道:“照实说。”

苏云卿犹豫片刻,又先回头看了一眼顾言之,在对方鼓励的眼神下,她才斟酌着开口说道:“我曾闻琴声有十六字,分别是轻、松、脆、滑、高、洁、清、虚、幽、奇、古、淡、中、和、疾、徐。沈小姐的琴声万般都好,但是唯有一个【徐】字似乎尚欠些火候……”(注一)

沈若猛地坐直身体,脸色一变,康进没有看她,只是看着苏云卿,说道:“说的详细点。”

苏云卿想了一会,尽量用现代通俗易懂的白话说道:“《高山流水》的最后部分虽说是‘复起’,是前面乐段所表现的场景再现,但是我觉得当中应该有疾有徐,在前面惊心动魄,如万壑争流的慷慨激扬后,自有一种‘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感觉。在余音淼淼中极目远眺,心旷神怡。”(注二)

“在琴技中,应该是徐为疾之纲,疾为徐之应。刚才我只听出了【疾】,对【徐】却感受不深。”

就像一首歌曲有前奏高氵朝和结尾一样,琴曲也该是有疾有徐,错落相致,这样听起来才能让人感到欣然回味,余音绕梁。

听了苏云卿的点评后,康进盯着她看了很长时间,目光深沉似有他意思,但他什么都没说,片刻后说道:“云卿,你上去试试吧。”

苏云卿拉了拉衣服下摆,又轻轻抚过裙子上的褶皱后才施施然走到琴桌后面坐下,她纤长的手指轻轻搭在琴弦上,对康进说道:“我家中有位长辈也是学琴的,尤其喜欢《高山流水》这首曲子,对它也颇有见解,曾经教我弹奏过另一个版本。”

“哦?”康进来了兴趣,追问道:“什么版本?”

苏云卿垂眸说道:“其实与现今版本大致相同,只是一些细节的处理和指法上略有不同而已。”

“你弹弹看。”

苏云卿深吸一口气,在琴弦上拨动了第一个音。

顾言之在古琴方面连看热闹的门外汉水准都够不上,刚才沈若演奏时也是强忍着不耐烦听完的。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当苏云卿弹出第一个音的时候,顾言之心中那种莫名的烦躁竟然全都消失了。

他说不出哪里好,就是觉得心旷神怡,情绪随着苏云卿的琴声此起彼伏,从高山之巅的云雾缭绕再到山涧小溪的流水潺潺(注三)。

正如苏云卿之前所说,她弹奏的版本和沈若的版本略有去呗,指法也不尽相同,在场的人当中,除了一个完全的门外汉顾言之之外,其他所有人都听出来了。

不过顾言之虽然听不出来,但他可以看出来——因为不管是沈若还是康进,他们两个人的脸色都变得很奇怪。尤其是康进,震惊之余还有显而易见的激动。

当苏云卿拨出最后一个音之后,康进已经按耐不住的站了起来。

“你的指法是谁教你的?!再弹一次给我看看,就弹最后一段!”

苏云卿似乎被吓到了,她动作顿了顿,然后才又重新把最后一个乐段给弹了一次,这一次康进直接小跑到她身边看着她弹,一边看一边喃喃自语道:“原来是这样吗?奇怪……跟书上说的有些不同……”

最后一小段很快就弹完了,康进眼睛发亮,直盯着苏云卿问道:“你怎么会唐朝的指法?虽然跟我在书上看到的不太一样,确实很非常相似。可现在应该没多少人会这种指法才对。”

苏云卿心里咯噔一下,暗想康进果然是当代顶级宗师,竟然一下子就看出了她的指法源自于唐朝。她面上波澜不惊,从容不迫的回答道:“其实是我家中那位长辈一直十分喜欢唐朝琴曲,所以在这方面多下点功夫。康先生您不也是一下子就看出来了我的指法和唐代时的指法很像吗?”

对于苏云卿的说法,康进只随便略想了一下就接受了。

他自己是个琴痴,对历朝历代的琴曲和指法都有很深的研究,在这个方面很多在旁人看来很难了解到的事情在他这里就变成了常识。当然,这个常识是他自己所认为的。

久而久之,他自然也不太能分辨出普通的琴师对这些历史和古代技法的了解程度是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水平,苏云卿说她家里人喜欢这方面所以对这方面有了解,他也很快就接受了。

更何况苏云卿的指法并不完全是唐朝时的技巧,当中糅合了很多大楚朝时流行的指法技巧,而且她刚才还特地观察了沈若的指法,偷偷的学了两招。

虽然这样难免就有些四不像,指法显得纷乱繁杂了,但是怎么也比被怀疑的好。

果然,由于她在最后一段过于简单粗暴的将现代指法给塞了进去,有了这点瑕疵之后康进就完全不怀疑了,说道:“虽然这段指法繁复有余精巧不足,而且很多地方有点狗尾续貂的感觉,但是你的这位长辈能够研究到这种地步已经很厉害了,如果可以的话,可以介绍给我认识吗?”

苏云卿露出一点难过的表情:“如果他知道有您这么欣赏他,他一定也会很高兴的。可惜的是他在几年前就因病去世了。”

康进听了之后也觉得很惋惜,他轻叹一口气,说道:“太可惜了,看来是我没这个福分啊。”

苏云卿在心里默默的给自己的琴艺先生道歉,紧接着就听到沈若急急说道:“师父,你有决定了吗?”

------题外话------

++

注一:琴声十六字出自冷谦(字起敬,号龙阳子)的《琴声十六法》琴论专著。

注二:关于《高山流水》的部分赏析摘抄自网络,但是这一段说什么该有疾有徐就是我瞎编的……这首曲的最后一段网上的标准答案是【描述了祖国山河的壮丽,表达了胸襟开阔,百折不挠的思想境界】。

注三:【从高山之巅的云雾缭绕再到山涧小溪的流水潺潺】是百度上对《高山流水》的赏析词句。我跟顾先生一样,对这种高雅艺术属于连门外汉都达不到的最低等级……

++

为了这章,我感觉我学习了一次《高山流水》艺术手法和古琴的相关科普。

我明明写的是现代文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