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461】再叫声大宝贝听听/头号婚宠:军少别傲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季明礼第一次见到工作状态时的陶夭。

陶夭身上的戏服已经换下,脸上却还是画着戏中乔思的妆容。陶夭的眉眼偏向艳丽,戏中的妆容更是加深了这种艳色,同时又因为乔思这个角色后期的黑化,艳丽中又透着几分慵懒、狠绝,就像是开在地狱的彼岸花,妖娆致命。

陶夭站在剧组其他主创人员之间,被记者跟媒体团团包围住。

她的手里拿着好几个话筒,唇边勾起恰当好处的笑容。这样的笑容,是季明礼所不常见的。美则美矣,只是容易让人有距离感。

这样的陶夭,对季明礼而言无疑是有几分陌生的。

季明礼似乎直到这一刻才意识到陶夭这份演员工作较之常人的不同。

小花鸭的帽檐多少挡住了视线,季明礼不得不微抬了抬头。

盛铭挽着陶夭的肩膀,谈笑间,轻易地便替陶夭解了围。

媒体不再追着陶夭不放,话题也渐渐地从对陶小宝孩子的亲生父亲这一八卦的穷追猛打,再次重新回归到了对《嫡女天下》这部剧剧情的采访上。

采访以皆大欢喜的方式结束。

接受采访的主创人员们各自散去。

采访一结束,盛铭便松开了挽着陶夭手臂的那只手,显得绅士而又妥帖。

果然全民偶像什么的,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

季明礼的视线落在不远处站在角落里说话的两人,鸭舌帽檐下的浅褐色瞳眸转深。

“姐夫,你来啦!我现在就去把幺幺姐给喊过来!”

方才有记者媒体在,钱多多不方便跟季明礼打招呼,这会儿记者媒体都已经走得七七八八了,钱多多一蹦一跳地跑了过来,很是谄媚地对季明礼笑了笑。

钱多多是陶夭的助理,她的一言一行也难免被众人所注目。

本来季明礼的这身装束够打眼的了,分明是炫酷青年的打扮,偏偏怀里还抱着一个一个多月的奶娃,钱多多会这么一凑过去,剧组一半以上的目光就都投注在了两人的身上。

“会打扰幺幺工作吗?”

“不打扰,不打扰。这个采访结束后,幺幺姐今天暂时也没什么工作了。我们收拾收拾,也打算回酒店了。”

钱多多一边说话,一边小心地觑着她姐夫的脸色,可惜,小黄鸭大半个帽檐给挡着呢,鼻子以上全看不见。不过既然还能考虑到会不会打扰到幺幺姐工作这一点,说明,姐夫应该没在生气。

至少,不怎么生气?

视线里,距离站得极近的两人谈话并并没有结束的趋势。

察觉到周遭落在自己身上或打量,或好奇的目光,季明礼收回视线,点了点头,抱着陶小宝走到一旁不显眼的位置,“我去那边等幺幺。”

“嗯嗯,好哒,我这就叫幺幺姐过来。”

钱多多跑开了。

“刚才的事,多谢了。”

陶夭不是不知好歹的人,盛铭刚才明显是为了替解围,不管对方是不是出于今天她无意中帮了他免遭被吕师弟偷刺伤的潜在危机,他帮了她是事实,总得跟人道一声谢。

盛铭温和地笑了笑,“陶小姐太客气了。”

两人虽然是合作过一次的关系,但是之前在《大漠歌》陶夭只不过是一个武术替身,盛铭却是男主,两人的交集基本上是约等于无,远不是在媒体记者面前表现地那帮熟稔。

陶夭道了谢,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倒是盛铭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陶夭今天救过他的缘故,又跟陶夭聊了些拍戏的其他事情。

钱多多再快要跑到盛铭跟陶夭面前时,陡然停住了脚步,妈啊,离偶像太近,呼吸都快要喘不过气了都。

盛铭跟陶夭两人聊着天,余光瞥见不远处一道踌躇的身影,“那位,是陶小姐的助理吧?”

陶夭顺着盛铭所指的方向看去,还真是钱多多。

钱多多一见到偶像就迈不开步这件事,陶夭是太清楚了。

她随意地找了个借口,跟盛铭说了一句失陪,便慢条斯理地朝钱多多走去。

钱多多压根不敢看近在咫尺的偶像,她眼观鼻,鼻观心,凑近陶夭的耳旁,压低音量,“幺幺姐,我姐夫来啦!”

陶夭心跳骤然加快。

季明礼那一顶明黄色卡通小黄鸭的帽子太显眼了,更勿论那一身红色嘻哈服,绿色垮裤,蓝色球鞋。

只一眼,陶夭便看见了站在角落里,怀抱着陶小宝。

不仅仅是陶夭一眼就注意到了季明礼,梁知微跟盛铭也在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即便是站在角落打扮前卫、配色夸张的季明礼。

梁知微只看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完全没有将季明礼跟眼前这个嘻哈小酷哥联系在一起。倒是盛铭注意到了,陶夭在看见季明礼时,眼中闪过的光。

陶夭张开双臂,朝季明礼所在的方向跑了过去。

因为太热,在走出更衣室时,陶夭身上的戏服就已经脱下,她现在身上穿的是她早上离开酒店的红色长裙。

于是,在季明礼的视线当中,远远的,便看见团明艳的火焰,如同春天最亮的景致忽然逼至他的眼前。

季明礼一只手抱着陶小宝,另外一只手张开,几乎是本能地,等着接纳着接纳着这团火焰,哪怕粉身碎骨,不惧万劫不复。

火红色的焰火袭至眼前。

陶夭双手地从季明礼的手中接过陶小宝,在小家伙的额头上用力地“啵”了一口。“小宝!有没有想妈妈呀?!”

季明礼张开的那只手臂落了个空。

全程目睹一切的钱多多:“……”

我幺幺姐果然是个狠人!

倒是围观的剧组人听了之后,吃惊不已,难道这个打扮N潮的嘻哈小酷哥怀里抱着的孩子,就是陶夭赴M国生下的那个私生子。

那这位小酷哥岂不是……就是孩子的父亲?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陶夭不愿意对外公布孩子亲生父亲的原因吗?

因为孩子的父亲,太年轻?

一时间,众人惊疑不定,倒是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季明礼方才张开又无奈垂下的手臂。

明知道陶夭方才是在耍着他玩,季明礼也不恼。

春末夏初,云城的天气逐渐的转热。

陶夭方才在接受记者媒体采访时就有些出汗,这会儿额头的刘海以及鬓角都有点湿。

季明礼从从口袋里掏出手帕,动作自然地替陶夭擦去额头以及脸颊的汗,戴着小黄鸭鸭舌帽的脑袋微低,眼神温柔,“工作结束了?”

陶夭抱着陶小宝,斜睨了他一眼,“可不是结束了呢么,季老师这点踩的,要不是我抱着小宝不方便,我都想给你鼓鼓掌了。”

这是怪自己来晚了?

季明礼失笑。

“抱歉,本来上午就应该来看你的,小家伙不是很配合。下午来时,又因为不知道你所在的剧组具体位置,耽误了点时间。不气了,嗯?”

季明礼拇指指腹轻轻地摩挲着陶夭的脸颊。

“起开,你的指尖有茧,粗糙死了。”

陶夭听了季明礼的解释之后就没那么生气了,就是还是有点气不过,自己跟个傻子似地傻傻等了一天。把季明礼的手拍开后,立马就有点后悔了。好歹现场这么多人,她这么做,是不是太不给季明礼面子了?尽管季明礼包的严严实实的,穿衣风格又跟他平时大相径庭,估计也没人能认出他,好歹是大庭广众之下,季明礼会不会觉得被下了面子?

“下不为例,嗯?”

季明礼耐心哄着。

“成,就原谅你这一回。下不为例,下次一定要好好表现啊!”

季明礼唇角微弯,浅褐色的眸子漾上温柔的笑意。

陶夭的心又不争气地砰砰狂跳。

季明礼这个妖孽,又se诱她了!

“大宝贝,我鹅子最近是不是又重了?”

要不然,她怎么才抱了一会儿,就觉得手臂有点酸,娃有点沉呢?

“不知道,回去称一……”

季明礼倏地朝陶夭看了过去,他的耳尖殷红,“你刚才,叫我……什么?”

其实吧,陶夭老早就想要叫季明礼大宝贝了。

她母胎solo了二十多年看上的男人,不是大宝贝,还能是什么?

哪知道后来错估了自己的魅力,没能拿下季明礼这个大宝贝,但是心底里没少喊,一个人在M国待产那会儿,也没少想起季明礼和这个大宝贝来,这会儿就纯粹是喊秃噜嘴了。

“看来,季老师的记性不太好。要不,什么时候上医院挂个脑科?”

陶爷的字典里就没有“怂”这个字,说了就是说了。

陶夭也不找托词,她就那样一手托着陶小宝的屁股,一手托着小家伙的脑袋,似笑非笑地睨着小宝爸比。

季明礼耳尖更红了,他压低了嗓音,用充满蛊惑地声音,低声附在陶夭的耳畔,“再喊一声,听听?”

陶夭瞬间睁大了眼睛,震惊地看向季明礼,“季老师,你什么时候变得会这么不要脸了?”

“脸不要,扔了。能再喊一声么?”

季明礼充满期待地望着陶夭。

陶夭抬头,看着这人一双殷红的耳朵,第一次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闷骚。

“不能。”

莫有感情的心上人一口回绝了恋人的请求。

季明礼眼露遗憾。

陶夭:“……”

怎么以前没发现季明礼这家伙会这么闷骚?!

季明礼站的位置够偏,两人交谈时又刻意放低了音量,剧组工作人员也只能看见两人时不时地交谈,对于谈话内容却是不得而知。

不仅仅是媒体记者好奇陶夭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剧组其他工作人员也不乏八卦的,只是在这个圈子里,管好自己的好奇心是每个人最基本的职业操守。

因此,哪怕剧组的工作人员对季明礼究竟是不是陶夭孩子的亲生父亲,以及季明礼本人的身份充满了好奇,也没有人当真那么不识趣,往前凑,尤其是钱多多就在两人不远处站着。

陶夭才不管她跟季明礼两人的举动落在其他人的眼里会造成怎样的解读,反正于她而言,她从来就没想过要把季明礼跟小宝父子两人藏着、掖着。

在不曝光季明礼的身份,在不影响季明礼跟她小宝父子两人正常生活的前提下,陶夭并不在意大家知道陶小宝跟季明礼两人的存在,否则,她今天也不会主动提出让季明礼来剧组探班的提议。

“我来抱吧。”

也不知道是陶小宝最近当真又变沉了,还是陶夭除了喂奶几乎没抱过小家伙的缘故,才抱了一会儿,手臂就发酸。因此,再季明礼主动提出孩子给他跑时,陶夭果断地把孩子给还了回去。

作为现场唯一因为距离两人够近,将两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一不小心又被狗粮给吃撑了的钱多多:“……”

真的,有时候,无知才是一种幸福!

陶夭让季明礼在原地等她一会儿,她跑过去跟导演陆以明说了一声之后,就先行收工,跟季明礼两人回了酒店。

这个时候,陶夭跟季明礼并不知道,因为季明礼这的片场探班,两人第一次合体上了一次热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