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谋划! (5更)/弃奴翻天:少帝的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无论父亲接不接受,百里弼一死,一切的危机都会解除!’

这个念头,一浮现在他心中,就如同着了魔一般,无法挥去。姜璃之前所说的话,也不断的浮现在他脑海之中。

‘先禀明父亲,百里弼不但不会死,他会更加的嚣张!只有先斩后奏,才能终结这一切。’

‘不错!明明就是百里弼犯了错,为何要让整个百里一族冒着危险被他牵连?’

‘这一切,都是百里弼自作自受,我就算是杀了他,也是为百里一族除害。’

‘……’

当一个念头在心中滋生之后,接下来,就会出现越来越多的理由,来说服自己接受这样的结果。

回到乐平府邸的时候,百里熙心中已经做下了决定。

不过,他在动手之前,还是要先悄悄返回乐平界一趟。要见的人,不是他的父亲,而是他的母亲。

‘此事宜早不宜晚,而且要越快越好!’百里熙的脚步,不由得加快了几分。

……

九荒府邸中。

沈丛他们修炼结束之后,听秦天衣说了百里熙来找姜璃的事后,都聚集在姜璃身边。

等秦天衣把经过说完,沈丛沉吟颔首,“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借百里熙的手,除掉百里弼。而且,完成这件事后,我们和他的关系也会加深一步。”

“你们就不担心,那个百里熙杀掉百里弼之后,反过来对付我们?”宫雪花好奇的看着众人,最后视线落在了姜璃身上。

姜璃坐在众人之中,感受到宫雪花的视线,半眯着双眼,神情慵懒的道:“他不会。起码,暂时还不会这样做。”

“你那么有把握?”宫雪花眨了眨眼。

姜璃唇角一勾,笑得带着几分神秘,手下意识的在自己平坦的小腹上摸了一下。这动作极为自然,也没有一直维持,所以并未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百里熙若真的杀了百里弼,那么在他那偏心眼的父亲面前,就要遭到极重的惩罚。甚至,父子关系有可能决裂。百里熙若想要争权,或者说,要拥有更多力量,抗衡自己的父亲,那么就少不得盟友。在百里弼这件事上,我们可以说和他是一条阵线上的,在他还没有真正安稳之前,绝不会对我们出手。这样做,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不用姜璃去详细解释,魏籍就说出了其中的关联。

等他说完,姜璃还打趣宫雪花。“看吧,大家都心中明白,就你笨,还想不通。”

被姜璃吐槽,宫雪花也不生气。反而嬉笑着道:“我不笨些,又怎么体现你们的英明神武呢?”

众人被他的话逗笑,四周的气氛一片和谐。

等笑罢之后,瑶妤才问向姜璃,“那我们是否要准备什么?”

姜璃缓缓摇头,“百里弼已经被百里熙关起来了。百里弼虽然是乐平界主最宠爱的儿子,但这里毕竟是帝宫学府,百里熙不让百里弼出来,还是能做到的。我们现在什么都不用做,该干嘛继续干嘛,耐心等待就好了。”

“等什么?”姬薇下意识的问道。

姜璃眸光闪烁起来,“等百里熙再次上门!”

……

乐平界!

在万界圣域之中,乐平界身为宇级世界,自身的强大是必然的。因为乐平界选择依附的帝宫就是爻帝宫,所以,从帝宫学府出来,返回乐平界,要不了多久的时间。

何况,以贸易为主的乐平界,拥有着自己的界舟。

百里熙更是有属于自己的界舟,往返于了学府和乐平界之间。这一次,他悄然返回,没有惊动任何人。

甚至,是穿着侍从的衣服,通过暗道,进入了自己母亲的寝宫,出现在自己母亲面前。

“熙儿!”突然见到自己的儿子出现在面前,百里熙的母亲惊讶的朝他走了过来。

等她走到百里熙面前时,不等儿子开口,便主动说了:“你不打招呼,又这一身装扮返回,可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

百里熙沉着脸,向母亲点头。

平雅极少见到自己儿子这样,但是儿子向来稳重,不是那种大惊小怪的人。她眸色微微一动,拉着儿子就朝密室走去。“跟我来。”

百里熙顺从的跟着母亲走入了密室之中。

“说吧,发生了什么事?”平雅松开百里熙的手,转身面对他,那双眼中,沉静无比。

百里熙在自己母亲面前,没有任何隐瞒,直接道:“百里弼做了流盗。”

“你说什么?”平雅眼中迸发出震惊之色。在看到自己儿子脸上的认真之后,她声音低沉得可怕的道:“他疯了!”

百里弼做流盗的事,若是传了出去,要死的可不仅仅是他百里弼,而是整个百里一族。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平雅很不理解,所以,才会觉得百里弼疯了!

“最重要的事,这件事还被人知晓了。”百里熙又补了一句。

听到这句话,平雅脸色一白,身体都踉跄了几步。

“母亲!”百里熙赶紧扶住平雅,眼神中流露出担心。

平雅抓紧他的手腕,抬眸看向他,眼中杀意浮现,“知道这件事的人,必须死!”否则,就是百里一族的大祸。

百里熙眸光微微一闪,沉声道:“母亲放心,知道这件事的人,已经被我杀了。”

听到这个答案,平雅并未怀疑,心中稍稍松了口气。

“母亲,我回来告诉你这件事,是因为对我们百里一族产生威胁的人,不是那被杀的知情者,而是百里弼。”百里熙低声道。

平雅看向他,等待着他后面的话。

百里熙继续道:“我在知晓这件事后,去问过百里弼。可是,他不仅没有悔改,反而要挟,若是他因此而死,也会拉整个百里一族陪葬。”

平雅听到这句话,眸子一寒,厉声道:“那个小贱种,真的这样说?”

百里熙颔首,“一字不差。”

紧接着,他又道:“百里弼仗着父亲的宠爱,行事无法无天。如今连流盗都敢去做,简直就是不把我们一族的生死放在心里。若继续纵容,我担心这样的事还会发生。而我,还能再继续阻止吗?”

“你想怎么做?”平雅凝视着百里熙的眼睛。

而面对母亲的问题,百里熙眼中缓缓凝聚着杀意……

------题外话------

金元宝们,我稀罕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