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9章 气晕沈绯,摊牌沈嫣/名门盛宠:权少极致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晨,生物钟准时叫醒沈婠。

许久不曾住人的房间有一股明显的灰尘味,所以昨晚她并没有睡得太好。

起床,洗漱,然后下楼晨跑。

七点,佣人推着沈绯出门。

“麻烦你了。”

“应该的,四小姐。”

“我想一个人逛会儿花园,你去忙吧。”

“这……”佣人目露为难。

少女和善一笑:“没关系,如果有需要,我会叫你的。”

“那行,四小姐您慢慢逛,我在前面打扫,喊一声就能听见。”

“好。”

佣人离开。

沈绯自己操控轮椅沿着花园小径徐徐前行。

偶尔看到一朵好看的花便停下来,凑近,细细观赏。

恬静的侧颜犹如露水中含苞待放的荷花,美得出尘高洁,清新雅致。

沈婠目光微闪,走过去,笑着招呼:“早上好。”

少女仿佛受惊一般,猛地抬头,四目相对,唇畔逐渐绽开笑意:“三姐,早。晨跑吗?”

见她一身运动装,又满头大汗,才有此一问。

这声“三姐”叫得格外顺畅,没有半分别扭或赧然。

沈婠点头,眉眼含笑:“怎么不多睡会儿?起这么早?”

“我……”她抿了抿唇,目露羞涩,“有点认床。你起得不是比我更早?”

沈婠不赞同:“你跟我怎么一样?你是病人,我又不是,既然生病了,那就应该好好休息。”

少女笑容一顿,眼神愕然。

你是病人,我又不是……

你是病人……

病人……

尖锐的词语不断在耳边回荡,沈绯已经竭力控制脾气,但脸上还是无可避免泄露了一丝凉意。

沈婠却状若未觉,一副我为你好,你应该感谢的样子。

沈绯看着她,眼神流露一丝锐利,透着打量与审视。

有口无心?

还是故意讽刺?

沈婠任由她看着,视线不闪不避,一派坦然。

半晌,沈绯:“谢谢关心,我以后会注意。”

“那就好。不过,你病了这么多年,怎么会连保证睡眠质量和时间这种基本小事都不清楚?常言道,久病成医,可你怎么一窍不通?”

病了这么多年……

久病成医……

一窍不通……

字字戳心!

沈绯勉强维持的笑容彻底耷拉下来,眸色沉沉:“三姐,你什么意思?”

“啊?”沈婠一脸无辜,“什么什么意思?我这话……有问题吗?”

沈绯:“……”

“你怎么不说话?刚才那个眼神怪吓人的,好像跟平时不大一样,所以,你是不是会变脸啊?”

沈绯:“……”

“呃……我又说错了什么吗?你怎么这样看我?”

沈绯眼皮一跳,太阳穴突突发涨,这人是不是傻?

沈婠依旧保持那副“我get我不到”的样子,无礼又冒犯,却理直气壮,毫无愧色。

沈绯突然有种对牛弹琴的感觉。

不是说这位从亲生父亲手里夺权,强势坐上明达总裁之位,无论手段心机,还是工作能力,都让人不敢小觑,可为什么她一点也感觉不到那种气场和魄力?

反而像个……大傻子。

横冲直撞,情商低下。

沈绯不想说话,也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这种尴尬的气氛让她难以开口。

但沈婠却目不转睛盯着她,静静等待下文的样子,让人格外堵心。

“没有……你没说错……”最终,她只能干巴巴挤出这么一句。

“还有一件事我很好奇。”

沈绯没接话。

沈婠却压根儿不管她,自顾自往下说:“你母亲死了,那你这么多年一个人在京平,又是这副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状态,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你能自己躺到床上吗?能一个人上洗手间吗?”

“三姐!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可以直说,何必用这种方式羞辱我?”终于忍无可忍。

“羞辱?”沈婠像看怪物一样盯着她,“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难道……别人的关心在你眼里都是羞辱?还是说,你自己是这样,所以看其他人也是这样?”

“你!”沈绯两眼发直,可见气到极点,紧接着爆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咳咳咳咳……”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沈婠双眸微眯,厉光稍纵即逝,“以致于你用这种方式来逃避?”

“咳咳咳……”沈绯咳得更严重,双颊涨红,好像下一秒就要把肺咳出来。

“你看你,才说两句话就要死要活,这还没做什么呢,就变成这样了,真难想象丧母的你是怎么在京平活到现在。”

“我有……咳咳……养父母!”

“养父母啊?”沈婠故作惊讶,这些楚遇江交给她的资料里都有,但是真是假只有沈婠最清楚!

沈绯连爹都可以乱认,伪造一对养父母又有何难?

“那你就这样回了沈家,他们不会伤心吗?毕竟也养了你二十年,还不嫌弃你一身是病、行动不便,你怎么狠得下心?”

“咳咳咳咳……”沈绯捂着胸口,咳嗽声又急又促,宛若破旧的风箱。

沈婠眼里一片冷静,没有半分多余的同情或动容,反倒紧盯女人的表情神态,想从中找出一丝破绽。

可惜,暂时并无发现。

“难道说,你看上了沈家的富贵,相过千金小姐的生活,所以不惜抛弃养父养母?”

“你——咳咳咳咳!你闭嘴!”

沈婠挑眉:“难道不是?”

“咳咳咳……”

“你这么激动做什么?不会真的被我说中了吧?!”

沈绯现在只觉身体里面所有器官都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翻搅,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疼痛,每一次开口都宛若针扎。

她实在想不通,沈婠为什么要装傻充愣故意激怒她?

难道只是为了看她难受,以满足自己的恶趣?

沈绯咳得上气不接下气,心思却百转千回。

她能肯定沈婠对自己有恶意,却不明白她为什么用这种幼稚的手段跟方法。

就在这时,沈春江的冷斥声远远传来——

“你们在做什么?!”

然后走到沈绯身旁,目露关切,脸上焦急不似作假。

“慢慢呼吸,不要急,调整好情绪……”

沈春江的到来,加上沈婠不再出言讽刺,沈绯慢慢平静下来。

只见她无力软靠在轮椅背上,像一条离开水后濒死的鱼,张开嘴,大口大口呼吸。

由于太过艰难,期间好几次出现翻白眼儿的情况。

沈春江猛然抬眼,责怪的目光直击沈婠:“你到底想做什么?!她是个病人,你就不能仁慈一点?!”

“爸,”沈婠勾唇,似笑非笑打量他,做戏做到这个份上,不去当演员实在可惜,“你连问都没问清楚,就这么着急给我定罪?”

“还用问吗?难道不是你把人气成这样?!”

沈婠不理他,径直看向沈绯:“小妹,你来说句公道话,我欺负你了吗?”

沈绯:“……”

“亏你想得出来!”沈春江冷冷一哼:“她现在这种情况,你让她怎么开口?!”

“既然开不了口,又凭什么给我定罪?”反将一军。

“你!”

沈婠已经大概知道自己想要的,最后看了沈绯一眼,“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说完,径直离开,背影潇洒。

沈春江只能恶狠狠瞪着她走远的背影,心里直骂“白眼狼”!

而沈绯此时已经呈现半晕厥的状态,拼尽最后一点力气,抓住沈春江的手:“叫……医生……”

离开老宅,沈婠直接去了公司。

她故意激怒沈绯,就是想看她发病。

上辈子,沈绯在她二十五岁那年,经一位老中医的调理,整个人气色好了不少,发病时也没那么难受了。

据说这位老中医给了她一张药方,专门针对她这种病,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缓解痛苦,并达到温养身体的效果。

当然,治标不治本,要想彻底摆脱病根,只能移植健康器官。

刚才,沈婠见她发病的样子,无论神态表情,还是一些下意识的身体反应,比如肌肉抽搐、额冒冷汗,都不似作假。

一个人的面部表情可控,但正常的生理反应却没那么容易。

期间,沈绯咳得险些窒息,差点晕死过去。

如果这都能装,那沈婠也只能认了。

假设沈绯龙八娱乐,带着前世的记忆,她不会不用那张药方调理身体、缓解痛苦。

要说为了装得像,就有药不用、硬生生挨痛,沈婠觉得不太可能。

且不说沈绯没有这等坚强的意志,就算她有,也不会有装给谁看这种想法,毕竟,她并不知道沈婠龙八娱乐了。

所以,龙八娱乐的假设不成立!

既然在沈绯身上没有发生这样的机遇,一切按照前世的轨道前进,那为什么她会提前这么多年来到沈家?

这其中肯定有猫腻!

电光火石间,一个想法忽然从她脑海里闪过,沈婠眼神骤凛。

她忘了这个世界除了自己,还有另一个人是异数!

苗苗在公司门口看见沈婠的车,还以为自家老板终于良心发现要好好工作,正欲上前迎接,没想到车头只在她面前打了个圈儿,然后一百八十度调头,嗖的一下朝相反方向……开走了?

独自站在风中凌乱的苗苗:“……”

市中心医院,SVIP病房。

杨岚出院之后,这层楼就只剩下——

沈嫣!

“欸,你找谁?”值班护士把人叫住。

沈婠镇定回头:“我来看我亲妹妹,有什么问题吗?”

四目相对,护士瞳孔一缩,认出了她——

“是你!”

沈婠挑眉:“看来你还记得我,正好,我就直接进去了。”

上次她来看沈嫣,也是这个护士值班,还让她做了身份登记。

“你站住——”

护士从值班台里绕出来,挡在沈婠面前:“抱歉,你不能进去!”

“哦?”沈婠不疾不徐,“原因呢?”

护士看着她,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还能这样理直气壮,“上次你割破病人手腕,差点害她悄无声息地死在病房,这次你还想作什么妖?”

沈婠目光一厉:“这位护士小姐,我警告你,每个人都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你说我割破病人手腕,那么请问证据呢?况且,我也没有收到医院的通知。按理说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故,你们是不是应该告知病人家属呢?”

护士一愕,被堵得哑口无言。

沈婠勾唇:“以后再听到这种言论,我不仅告你诽谤,还会告你作为医务工作者隐瞒病人病情,损害家属的知情权。”

“你!”

“现在我能进去了吗?”

“……”

沈婠直接往里走,这次,没人再拦她。

护士反应过来,却也只能看着她的背影暗暗咬牙,突然,她想起什么,小跑回到值班台,拿起座机拨通一个号码:“张、医生,那个女人她又来了!”

抬手搭上门把,沈婠推门而入——

病床上,女人苍白着一张脸安静平躺,各种仪器的管子插在她身上,发出冰冷的嘀嘀声。

“我知道你醒了,也能听见我说话。”

“……”

“本来你要是乖乖当个植物人,安分守己,我也不介意高抬贵手,放你一马。但是你不该一而再,再而三地给我添堵,从明达总裁之争你让姚筠菱给沈谦通风报信,到现在沈绯提前回到沈家,你以为我不知是你在中间搞鬼?!”

病床上的人双眼紧闭,一动不动。

可沈嫣自己却能清楚感觉到全身肌肉紧绷,尤其是脸部,若非竭力克制,只怕现在已经开始抽搐。

她竟然知道!

还这么快怀疑到她头上!

忽然,沈嫣感觉到一个人影靠近,挟裹着凌厉的气势朝她扑面而来。

那一刻,她竟忍不住汗毛倒数,浑身戒备全开。

可惜,她不能睁眼,否则一定会在里面看到类似“惊恐”的情绪。

沈婠站在床前,缓缓俯身凑到她耳边,一字一顿,气息冷沉——

“上天给你这个机会重头再来,可你不珍惜,那就怪不得我。你能重来一次,还能重来两次三次吗?机会有限,机遇更是可遇不可求,浪费了,就没了,知道吗?”

沈嫣不寒而栗。

浪费了,就没了?

什么意思?

难道……她想要她命?!

“好好珍惜你现在的日子,活着比什么都好,就算变成植物人,也总比没命强。”

可惜,有些人无形中就已经挖好了坟墓,根本不用别人动手,她自己都会往里跳……

天作孽,犹可恕。

自作孽,不可活!

------题外话------

这更四千字哦~久等啦!电脑出了点问题,用手机码了五百再传上来的~

上个问题的答案是——A、能!

另外,《龙八娱乐娱乐圈之孕妻影后》在书城能看了,写的是权捍霆外祖父和外祖母的故事,强强双宠,爽文甜文,有兴趣的亲们可以去看看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