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四十七章 打赌/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到任务阁之后,李泽道花了十个学分,成功的换取到了那所谓的公输魔方,心想这所谓的公输魔方,不就是很多小学生都能将其复原的三阶魔方吗?不仅如此,还有二阶的,四阶,五阶,六阶……应有尽有,其复原口诀在网上随意一搜一大堆。

若非得说有什么地方不一样,自然是材质。

在凡域,魔方基本都是塑料的,但是这公输魔方,却是木头所制,更为奢华的是,每一面都镶嵌不一样颜色的水晶宝石一类的东西,以至于整个魔方看起来金光闪闪,就如同一个极其精致的艺术品似的。

南宫婉儿迫不及待的接过李泽道手里那公输魔方,瞪大眼睛打量起来了,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想试着转动一下,却又怕将其那已经复原好的颜色给打乱。

“两位同学,有兴趣参加一个活动吗?”神器阁的工作人员笑呵呵的看着李泽道跟南宫婉儿说道,给李泽道的感觉是,一副十足的奸商模样。

“什么活动?”南宫婉儿有些好奇的问道。

“是这样的。”工作人员指了指南宫婉儿手里那魔方说道,“在公输魔方被彻底打乱的情况下,进行复原。一炷香之内,若是能复原两面或是三面,我们神器阁将免学分赠送一把下三品兵器,若是复原四面或是五面,则赠送一把中三品兵器。

“当然,每玩一次,需要支付三十个学分!”工作人员一副你们赚到了的模样,“换句话说,如果你对自己有信心的话,你仅仅只需要花费三十个学分,便可得到一把下三品甚至是中三品的剑!活动推出之后,已经有不少学生第一次就将两面或者是四面复原出来哦。”

李泽道撇了撇嘴,简直无力吐槽了,骗鬼啊!

就神域这些就知道打打杀杀的所谓的天骄,他们大多数人根本就不具备那种空间思维能力,也没办法上网去收寻那复原公式,他们怎么可能在第一次玩魔方的情况下变可以短短的一炷香之内复原两面以上?

李泽道想了想,凡域的那些天骄也做不到第一次玩魔方就玩得很溜吧?刚接触这玩意儿的人,都会干脆懵圈了的。

李泽道心里满满的都是愤慨,学院方面为了压榨学生的学分,其做法当真已经不要脸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地步了。

这工作人员故意一说,不得让这些自以为是的天骄心痒痒的?别人一下子就能复原三面甚至是四面颜色,凭啥自己不行?

恐怕已经有很多学生白白消耗自己辛辛苦苦赚取来的三十个学分甚至更多的学分吧?毕竟这跟赌博没有太大的区别。

果然,南宫婉儿的心痒了,别的同学第一次玩便可以转出两面,自己自然也没问题!

她眼睛发光的看着李泽道:“玩一次?”

连南宫婉儿自己都没发现,她已经对李泽道产生依赖了,要是在以往,她想玩就玩,根本就不会去询问他人的意思。

李泽道笑笑点了点头,没有阻拦,却也没有帮南宫婉儿的打算。

一方面,他不想打扰到南宫婉儿的兴致,另一方面,就当做是花学分买个教训吧。

“那个,我若是复原六面呢?”南宫婉儿将玉卡递给那工作人员的时候,眼睛发亮的问道,“奖励上三品的兵器?”

“除了这魔方的发明者公输玲珑小姐外,没有人可以复原六面的。”工作人员接过玉卡,从这里头划掉了三十个学分。

这也是为什么,他方才没提复原六面的奖励。

毕竟设立这奖励,没有丝毫的意义,所有并没有设立。甚至设立中三品的奖励,也没有任何意义,那些学生能成功带走一把下三品的剑,就算是很不错了。

“万一呢?”南宫婉儿很是不爽,凭什么这么小看人?万一我智慧过人外加人品爆发随便就将那公输魔方复原了呢?

“这个……没有万一。”工作人员笑笑,语气里却是有着轻视之意。倒也不是他想小看人,而是真的除了公输玲珑之外,根本就没有人可以转出六面……至少,他从来都没见过。

“谁说的?”南宫婉儿眉头一挑,这个不爽啊,看不起人是吧?

工作人员还没来得及说啥,一道如同泉水叮咚一般,显得如此清脆的声音传来。

“若是你当真能够在一炷香之内复原六面,我将赠送给你一样防身利器,此利器虽没在九品之列,但是其价值不会在上三品兵器之下哦。”

南宫婉儿回头看去,只见方才才打过交过的公输玲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出现在那里。

这让南宫婉儿忍不住在心里嘀咕,这个女人不会一直在他们屁股后面偷偷的跟了一路了吧?

心里更是警惕不已,这个女人,果然想跟自己抢男人!

“公输小姐来了?”工作人员赶紧迎了过去,微微作揖,相当的客气。显然,这个公输玲珑并非是一般的学生,否则这工作人员的态度也无需如此的好。

公输玲珑笑笑点了点头,然后目光落在南宫婉儿身上,继续说道:“不过,若是在一炷香之内没能复原六面,你得向我道歉!因为我觉得,你方才那话是在看不起公输魔方,是在亵渎我的劳动成果!”

一旁的李泽道有些无奈,这些女人,怎么一个比一个骄傲?特别是这个公输玲珑,若是她有尾巴的话现在肯定是在天上翘着了。

“如何?”公输玲珑笑道。

“当然没问题!”南宫婉儿贝齿咬了咬嘴唇。她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公输玲珑有看自己笑话的心思子在里头?

但是输人不输阵,南宫婉儿豁出去了!

当下南宫婉儿将手里那魔方交给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胡乱转动起来,很快的就将整个公输魔方都专乱了。

南宫婉儿干脆傻眼。

方才她的眸子一直盯着那被工作人员转动着的公输魔方看,自然是想记住他转动的顺讯,按照那顺序一步步的返回去不就行了?

但是,她太看得起自己的眼力跟记忆力了,或者说,她小看这公输魔方了。

“给,你可以先试试看。”工作人员将彻底被转乱了的魔方放到南宫婉儿手里,笑道,“若是准备好了的话,那我就去将那香烟点燃。”

南宫婉儿看着手里这公输魔方,试着转了几下,咽了咽口水,继续傻眼当中。别说是复原六面,就是复原一面,她也万万做不到。

一只强有力的手突然间伸了过来,一把接过南宫婉儿手里抓着的那公输魔方。

“我突然间对这公输魔方也挺感兴趣的,我先试下吧。”李泽道笑道。

“啊?”南宫婉儿看着李泽道,楞了下,旋即鼻子酸酸的,很是感动,她当然明白,李泽道这是不想看到她在公输玲珑面前丢脸。

“不用了,我来。”南宫婉儿想拿回那公输魔方。男人更需要脸面呢,丢脸这种事情自己来就行了。

不就道歉吗?反正又不会少一大块肉。

“还是我来,乖,听话。”李泽道笑笑轻声说道,手更是拍了下南宫婉儿的脑袋。

南宫婉儿身体干脆一顿,脑袋有些晕乎。

他竟然拍自己的脑袋还跟自己说乖,听话……讨厌,他怎么可以拍人家的脑袋呢,难道他不知道拍脑袋的话会变笨吗?

这种被宠溺的感觉使得南宫婉儿的小心脏又酥又麻的,整个人甜蜜得不行了,甚至要不是有外人在场,她都想狠狠的扑进他的怀里送上自己的吻了。

“没问题吧?公输组长。”李泽道回头看着公输玲珑笑笑。

“自然,若是李泽道同学能够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复原六面,我依旧会将那防身利器赠送给这位女同学。”公输玲珑笑道。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李泽道脸上露出的这种显得如此自信的笑容,公输玲珑的自信心似乎一下子就崩塌一些。

旋即觉得自己多虑了,他怎么可能在一炷香之内复原六面?即便是父亲,家族里的那些精通机关术的长老们,也做不到。

“若是我没能复原,我代替婉儿向你道歉。”李泽道又说。

“不,我来道歉就行了。”南宫婉儿语气毋庸置疑,她一点都不想看到李泽道向这个女人低头。

李泽道看着南宫婉儿笑笑:“那就你来道歉,不过,我不会让你道歉的。”

“你……真的没问题?”南宫婉儿看着李泽道,眼神有着痴迷,也有着歉意,毕竟若是自己不怄气,李泽道也就不用在公输玲珑面前丢脸了。

“婉儿同学啊,我哪次不行了?”李泽道眨了眨眼。

南宫婉儿愣了愣,是啊,似乎认识他以来,似乎没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到的,而且每次都取得碾压式的胜利。

而自己,似乎每次都认为他这又在相当不要脸的装犊子了。

一时间,南宫婉儿对李泽道充满了信心,坚定不移的认为李泽道可以轻易的复原这公输魔方。

“嗯,我相信你!”南宫婉儿重重的点了点头。

一旁的工作人员撇了撇嘴,很是不屑,年轻人还是踏实点好啊,喜欢装逼的人通常都遭遇雷劈了。

扫了一种手中的公输魔方,李泽道的眼神里流露出一丝莫名的幽光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